傅光明
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

我是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傅光明,莎士比亚凭什么红了400年,问我吧!

《哈姆雷特》《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理解莎士比亚,是一个永不停歇的过程;朱生豪、梁实秋、卞之琳……翻译莎士比亚同样是一个永不停歇的进程。莎剧既为中国近现代文学的发展提供了资源,同时又受惠于一代代中国学人的阐释,焕发新生。
我是傅光明,曾拜萧乾先生为师,现为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立志凭一己之力用十余年时间新译莎士比亚全集,现已出版“四大悲剧”“四大喜剧”和《罗密欧与朱丽叶》。我是如何让莎士比亚“说中文”?怎样重新认识和吸纳莎翁的遗产?读莎士比亚有什么用?关于莎士比亚的作品与翻译,问我吧!
文艺 3天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10个回复 共22个提问,

热门

最新

傅光明 1天前

在这次新译《李尔王》之前,我一直最喜欢《哈姆雷特》,深深被那个有着浓郁的忧郁气质、一心要替父报仇的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所吸引,就是喜欢他身上那股神经质,或许因为我也有点儿神经质。但在这次新译完《李尔王》之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对《李尔王》的喜爱超过了《哈姆雷特》,并因此在心底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哈姆雷特。为什么呢?首先,我发现《李尔王》与《圣经·旧约·约伯记》有着深层的互文关系,甚至在约伯身上找到了那么点儿自己的身影,这个说来话长,在此不赘。可是,莎士比亚要把李尔王写成人性人物,绝非约伯似的神性人物。这个我在10万字的《李尔王》长篇导读《李尔王:一个人情、人性的大悲剧》中都写了(导读收入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其次,纠正了以前由读朱生豪、梁实秋两位前辈所译《李尔王》带来的偏误,即李尔王不是一个基督教王国的国王,李尔王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8世纪,李尔是古不列颠国的国王。那时基督教还没诞生呢。换言之,那是一个异教多神的时代,因此,被两个坏女儿逼疯的老李尔在暴风雨中是在向“诸神”(即“天神们”)、“诸天”发出吁求,而非基督教的上帝。朱、梁二前辈的翻译,以1914的“牛津版”为底本,故有此误。说句玩笑话,我觉得从文学来说,一个多神的时代远比一个神的时代好玩儿。也因此,我仿佛从《李尔王》中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这也算新翻译带来新阐释。第三,就是发觉李尔王是一个十分真实、鲜活的形象,最初,王权在手,老而昏聩,但最后,疯狂使他恢复了一个常人的理性。而恰在此时,被他冤枉的、打心底深爱他的小女儿考狄利娅死在了他的怀里。这个情景令人撕心裂肺,每读剧本或看“皇莎版”的电影《李尔王》,到了此处,我的眼里便禁不住盈满泪水。

傅光明

此发言已被用户删除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傅光明 2天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傅老师,您觉得罗密欧和朱丽叶是早恋么?

傅光明 2天前

看来您是位年轻的读者!在今天看,就年龄而言,肯定属于早恋。莎剧中未写明罗密欧多大年龄,推断一下,可能十六七岁。但莎剧中写明了朱丽叶的年龄,还差三天年满十四岁,还是个小女孩儿嘛。但剧情告诉我们,在罗朱爱情故事发生的年代,到朱丽叶这样的年纪,都该做母亲了。所以,朱丽叶的父母才那么着急催婚,为她举办化装舞会,希望她嫁给父亲相中的帕里斯伯爵。结果,在这个舞会上,带着面具的罗密欧对朱丽叶一见钟情。

霍小青3天前

傅老师好,我侄女小学四年级,她让我推荐名著,请教傅老师,如果向小学生推荐莎士比亚应该首先推荐哪部作品?为什么?

傅光明 2天前
35|回复

我觉得,对小学生来说,最好的莎士比亚入门读物是十八、十九世纪之交的英国著名随笔作家查尔斯·兰姆和姐姐玛丽·兰姆合作改写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这本“故事”也早已成为英国文学乃至世界文学中的散文随笔名作。姐弟俩的改写,是从37部莎剧中精选出20部悲剧和喜剧。除了《李尔王》《麦克白》《雅典的泰门》《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和《奥赛罗》这六部悲剧,其余均是姐姐的手笔。1807年首卷改写完成,1809年1月故事集最终以两卷本出版,副标题是“专为年轻人而作”。
书出版后,不仅受到年轻人甚至孩子们的喜爱,大人们也踊跃购买以求先睹为快,第一版很快销售一空。这本由莎翁戏剧改写的“故事”不断被翻译成别国文字,至今译本已多达数十种。两百多年来,有数不清痴迷莎翁的读者、醉心莎剧的演员,以及陶然于莎学的学者,最早都是通过这本“故事”入门的。国内有不少译本,我的老师萧乾先生翻译过,我自己也译过,2006年京华出版社出过,2013年台湾商务印书馆出了繁体字版。
兰姆姐弟的“故事”是引领青年读者解读莎士比亚最好的入门,姐弟俩的简短序言又是关于如何阅读这“故事”的最好指南。
正如姐弟俩所说,年轻的读者在享受阅读“故事”的乐趣之余,会盼望自己赶紧长大,以便尽早完整地阅读莎剧原著。“这些故事教给他们一切美好而高贵的思想与行为:礼貌待人、仁慈善良、慷慨大方、富于悲悯之心。我们还希望,莎剧原著能够证明,他的作品正是教给人这些美德的典范。”
而在读过完整的莎剧原著之后,无论何时,只要想起是“这样一本小书”带你走入了莎士比亚的文学世界,你都会从心底发出惬意舒心的微笑。
兰姆姐弟为了“防止把莎剧庸俗化”,尽可能使用十六、十七世纪的英语。但对于任何一个中文译者,不仅绝不能使用十六、十七世纪的文言文或白话,还得努力使翻译语言读起来像现代汉语的散文诗,因为莎翁原作毕竟是诗剧。
如兰姆姐弟序言所说的那样:“莎士比亚戏剧是座丰富的宝库,青年读者必须得在年纪稍长以后,方能一领风骚。相对而言,这些故事仅是取自宝库的一些微不足道、毫无价值的零钱硬币,顶多不过是对莎士比亚那精美绝伦图画的临摹而已,既模糊不清,也很不完美。的确如此,为使这些故事读起来像散文,许多莎士比亚的清词丽句被改得远不能表达原作的意韵,这样一来就屡见不鲜地损害了莎士比亚语言的美。即便在有些地方原封不动地使用了莎士比亚的无韵体诗,并希望借此毫无雕饰的原作叫读者以为读的就是散文。然而,要把莎士比亚的语言从它巧夺天工的自然土壤和生机勃勃诗意盎然的花园里移植过来,无论怎样,势必会损伤很多原生态的美。”
英国诗人弥尔顿曾为莎士比亚写下这样的诗句:“他善于用神圣的火焰,?把我们重新塑造得更好。”????
无论能否把莎士比亚赞誉为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诗人、戏剧家,但他可能是一个最会讲故事的人。让我们与他的“故事”终生相伴,我们的人生也会是美丽的。

陈年喜3天前

再也没有诞生出莎士比亚那样的伟大作家和作品,是作家们个体的原因吗?

傅光明 2天前
28|回复

我们常说时势造英雄,对于莎士比亚来说,他幸运地生活在女王伊丽莎白一世时代。这位女王是个超级女文青,喜欢诗歌,喜欢在王宫看戏剧表演,喜欢露天剧场。今天我们说那个时代是英国的文艺复兴时代,而莎士比亚是其中的艺术集大成者。
莎士比亚生于1564年,21岁时到伦敦时,伦敦的剧场已小有规模,后来越建越多,好像在为属于莎士比亚戏剧时代的来临做着准备。1588年,英格兰皇家海军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开始成为新的海上霸主。简言之,此时已在伦敦的莎士比亚,亲眼目睹、亲身感受到伦敦市民激越的爱国热情,他发现英国人忽然对自己以前的历史饶有兴致。于是,他开始阅读史学家的编年史,尤其是爱德华·霍尔写的《兰开斯特和约克两大望族的联合》和霍林斯赫德写的《英格兰、苏格兰及爱尔兰编年史》,从中找寻灵感,着手编写历史剧,迎合百姓爱听历史故事的趣味。
莎士比亚的第一个剧本是《亨利六世》。那时的莎士比亚艺术上很幼稚,一点儿不伟大。事实上,莎士比亚的伟大在一定程度上是后世封圣的结果。在我看来,莎士比亚本人写戏时,从没想过要写出什么流传后世而不朽的伟大作品,他在为挣钱写戏。他编好一个剧本,便希望剧团尽快排练、上演,并拥有好的上座率。一方面,这些我们可以学术地称之为“莎士比亚现象”,另一方面,今天一般读者对此并不了解。换言之,要了解莎士比亚,就一定要了解那个时代。莎剧与英国文学史上的这个黄金时代密不可分。
当然,莎士比亚是个天才的编剧,后世把他圣化,称其伟大,一定有其能称得起伟大的戏剧艺术的强大内因。否则,即便他自己想伟大,也伟大不起来。这是莎士比亚的大幸运!自然,说到莎士比亚本人这个具体的个体,他有着超卓不凡的才华,后人正因此称其为天才的戏剧诗人。
归结一句话,莎士比亚的伟大是他那个时代催生或孕育的,而一个作家能否伟大,除了其个体原因,还有时代因素。拿中国作家来说,与莎士比亚同年去世的明代戏曲家汤显祖,现代的鲁迅、老舍,何尝不是如此?

微凉2天前

老师您好,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仲夏夜之梦》想表达的思想主题,虽然是一部喜剧,但是我在想,因为一滴魔法花汁就爱上或者对别人移情别恋,总能感受到一些悲哀的意味。

傅光明 14小时前
1|回复

那个花叫“相思花”,多好听的名字。逃婚的情侣来到森林,进入仙王的地盘儿,由喜欢恶作剧的小精灵帕克用相思花的花汁,为他们制造出阴差阳错的爱情喜闹剧,而且连仙后也跟着一起出丑,竟爱上了驴头“线轴儿”。最后,仙王仙后破镜重圆,相爱的情侣终成眷属,皆大欢喜。这是全剧的主题,也是全剧的高潮,德国作曲家门德尔松那首著名的《婚礼进行曲》表现的就是这一场景。许多人对这首《婚礼进行曲》十分熟悉,许多未婚男女期盼踏着它的旋律步入婚姻殿堂,但知道它出处的人并不多,它源出门德尔松的戏剧配乐(或也可称之音乐剧)《仲夏夜之梦》。这是莎士比亚的魅力吧!连《婚礼进行曲》都跟他有关联。
在我看来,莎士比亚只是要在这部“魔幻剧”里,拿相思花的“魔汁”作为喜剧手段,搞笑逗趣,让观者乐呵呵地接受他的人文主义理念:年轻人理应婚姻自主,美好的爱情、婚姻是人们幸福的归宿。莎士比亚把美好的理想寓于浪漫欢快的闹剧之中,是为让观者爱看。我没从中读出悲哀,也许是我早过了悲哀的年纪。一笑。你若有兴趣,可以看我写的6万字左右的《仲夏夜之梦》导读,收入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戏梦一莎翁——莎士比亚的喜剧世界》里,对这个做了深入分析。

微凉

老师您好,我一直不是很明白《仲夏夜之梦》想表达的思想主题,虽然是一部喜剧,但是我在想,因为一滴魔法花汁就爱上或者对别人移情别恋,总能感受到一些悲哀的意味。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2个回答

霍小青3天前

傅老师好,第一个吃螃蟹翻译莎士比亚的中国人是谁?为什么说对于经典一个时代要有一个时代的译作?

傅光明 2天前
16|回复

是现代戏剧家田汉。1921年6月,田汉译的《哈孟雷特》(即《哈姆雷特》)第一幕一至三场,在《少年中国》杂志第2卷第12期发表。1922年11月,田汉译《哈孟雷特》全剧以“少年中国学会丛书”之一种,由上海中华书局出版。
这是标准意义上的第一个中文莎剧译本。田汉先生因此成为第一个吃汉译莎剧螃蟹的人。《哈》剧中哈姆雷特那句著名的独白“To?be,?or?not?to?be,?that?is?the?question.”田汉译为“还是活着的好呢,还是不活的好呢?——这是一个问题。”

读书人cold雅3天前

傅老师好。您能说说新译莎士比亚的初衷么?

傅光明 2天前
19|回复

您好,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提问,谢谢!其实,新译莎的初衷非常简单,通俗地说,就想看能否尽己之所能,为新时代的读者提供一个读起来顺溜的译本。此前读不同的莎剧中译本,常觉得莎老头儿说的中文不够爽利,舞台感亦有所欠缺。因为莎翁最初写剧,首先是为了在舞台上演出,而不是为读者写的。当然,到了今天,我们早已无法回归莎翁时代的剧场。现在阅读莎剧,特别是研究莎剧,又必须返回文本了。希望您能喜欢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傅译莎。

乔悦763天前

请问莎翁一共有多少部作品

傅光明 1天前
13|回复

这次预计翻译38部。
现在已经出版9部,包括莎士比亚四大悲剧和四大喜剧。

一盆甜沫2天前

改编和借鉴莎士比亚戏剧的电影太多了,小时候的《狮子王》就是动物版的《哈姆雷特》,《教父三》借鉴了《李尔王》,《死亡诗社》借鉴了《仲夏夜之梦》,中国的《夜宴》也改编自《哈姆雷特》,为什么莎士比亚的故事具有如此强的生命力?

傅光明 1天前
4|回复

莎士比亚戏剧在19世纪中下叶已成为欧洲的经典文学,并借助英语强势,亦步入世界文学的经典殿堂。这便是令后人高山仰止的莎剧经典之由来。这可说是莎士比亚个人的幸运,因为他从未想过以戏剧不朽;同时也是英国文学的幸运,因为英国人从莎士比亚身上找到了国家文化的名片。其实,在莎士比亚去世后的一个半世纪左右,莎剧并不热门儿,而且,有一段时间,莎剧常被人胡乱窜改搬上舞台,以至于生在那个时代的超级莎粉查尔斯·兰姆(《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的作者之一)痛彻心扉地说:莎剧只能阅读,不能上演。在莎剧被经典化之后,莎剧便开始在英语世界成为一个工业,逐渐变成一棵巨大的摇钱树。简言之,究其原因,便在于莎剧强烈的故事性,而且,其故事性多具有现代感,尤其他那些流血、复仇的悲剧,“四大悲剧”(《哈姆雷特》《奥赛罗》《李尔王》《麦克白》)无不如此。诚然,莎士比亚绝非“流血悲剧”的创始人,他向古罗马的著名悲剧家塞内加借鉴了许多东西。但时至今日,我们有几个人知道塞内加呢?这除了莎剧自身强大的艺术生命力之外,还有英国强大的国力及其文化软实力的极力助推。一般人对后者往往认识不够。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18

在这次新译《李尔王》之前,我一直最喜欢《哈姆雷特》,深深被那个有着浓郁的忧郁气质、一心要替父报仇的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所吸引,就是喜欢他身上那股神经质,或许因为我也有点儿神经质。但在这次新译完《李尔王》之后,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对《李尔王》的喜爱超过了《哈姆雷特》,并因此在心底觉得有点儿对不住哈姆雷特。为什么呢?首先,我发现《李尔王》与《圣经·旧约·约伯记》有着深层的互文关系,甚至在约伯身上找到了那么点儿自己的身影,这个说来话长,在此不赘。可是,莎士比亚要把李尔王写成人性人物,绝非约伯似的神性人物。这个我在10万字的《李尔王》长篇导读《李尔王:一个人情、人性的大悲剧》中都写了(导读收入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天地一莎翁——莎士比亚的戏剧世界》)。其次,纠正了以前由读朱生豪、梁实秋两位前辈所译《李尔王》带来的偏误,即李尔王不是一个基督教王国的国王,李尔王的故事发生在公元前8世纪,李尔是古不列颠国的国王。那时基督教还没诞生呢。换言之,那是一个异教多神的时代,因此,被两个坏女儿逼疯的老李尔在暴风雨中是在向“诸神”(即“天神们”)、“诸天”发出吁求,而非基督教的上帝。朱、梁二前辈的翻译,以1914的“牛津版”为底本,故有此误。说句玩笑话,我觉得从文学来说,一个多神的时代远比一个神的时代好玩儿。也因此,我仿佛从《李尔王》中发现了一个新世界,这也算新翻译带来新阐释。第三,就是发觉李尔王是一个十分真实、鲜活的形象,最初,王权在手,老而昏聩,但最后,疯狂使他恢复了一个常人的理性。而恰在此时,被他冤枉的、打心底深爱他的小女儿考狄利娅死在了他的怀里。这个情景令人撕心裂肺,每读剧本或看“皇莎版”的电影《李尔王》,到了此处,我的眼里便禁不住盈满泪水。
联系我们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菲律宾申博娱乐手机版下载登入 菲律宾申博服务网 菲律宾申博网址登入 菲律宾申博服务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现金充值登入
sbc70.com sun94.com 2sbc.com 531sb.com 386sb.com
msc296.com tyc977.com suncity06.com 326sun.com tyc366.com
38818.com在线充值 千赢娱乐登录器下载 申博代理开户登入 sun959.com tyc17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