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同行谈明仁天皇:高产的生物学家,退位后可以回归科研

徐晓飞

2019-04-30 11: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4月30日,85岁的日本明仁天皇将正式退位,沿用31年的“平成”年号将于5月1日改为“令和”。除了日本天皇这一身份之外,明仁其实还是一名备受同僚们尊敬的生物学家。尤其是在专攻的虾虎鱼研究领域,明仁可以称得上是一位学术权威。
最近,澎湃新闻特约记者有幸专访到了来自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3位鱼类学家。通过他们的讲述,我们也得以接触到一个不一样的明仁。

《通过多位点细胞核DNA和线粒体DNA分析法揭示的两种虾虎鱼Pterogobius elapoides和Pterogobius zonoleucus的物种分化》——这是2016年2月1日的顶级生物学期刊《基因》上刊登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乍一看这不过是又一篇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学术文章罢了,但是这篇论文其实暗藏玄机:其作者落款处赫然出现了日本天皇明仁的名字。明仁天皇是这篇论文的第一作者。他的通讯地址是“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皇居”,读起来也颇有一番气势。
在采访中,三位鱼类学家向笔者描述了明仁作为生物学家的另一面:他会在自己礼服的口袋里偷偷装几颗皇后的巧克力来分享给自己的科学家同僚们,他会亲自给同僚们倒茶,出访时他会专门前往同僚的实验室和他们促膝长谈进行学术交流。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皇,在他的同僚们眼中,他只是明仁,那个热情放松,热爱虾虎鱼研究的明仁。
正在进行科学研究的明仁天皇,这张照片也在明仁登基30周年的纪念展览上向日本民众做了展出。 图片来源:日本新闻网
科学家明仁是一个放松的人
说起明仁的为人,三位科学家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平易近人”这个词。也许社会大众看到的天皇明仁,受制于日本繁复的礼教,总是显得严肃。但是在这些科学家看来,他们的同僚明仁是一个特别放松的人。他不光自己很放松,也很会让他身边的人放松下来。
“他希望自己被视作一个科学家,而不是天皇。”豪兹说道。虽然已经时隔四十余年,豪兹博士依旧清晰地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明仁时的情景。1973年明仁以日本皇太子的身份访问澳大利亚。豪兹当时已经开始自己在澳洲博物馆的工作,并刚刚当选澳洲鱼类生物学学会的主席。因此明仁专门表达了前往豪兹的实验室并和他进行学术交流的意愿。“当他走进我的实验室时,我简直紧张极了。”豪兹回忆道,“但是他很快就帮助我平复了我的心情。”
海伦·拉尔森博士印象里的明仁则庄严而不失俏皮。“他自带一个显著的气场,但是他也会毫不介意地坐在你实验室的凳子上直接跟你聊天。”拉尔森说道。她曾经负责审阅过明仁还是皇太子时提交的一篇学术论文。一开始她根本无从下笔。“我可以批评什么呢?批评他的英语写作水平吗?但是他的英语很好啊。”回忆起当初的慌张无措,拉尔森不由得笑了出来。最后还是明仁向她表达了希望她铁面无私地审阅自己的论文的请求后,拉尔森才慢慢适应了这一职责。在她和明仁数十年的学术往来中,最让拉尔森印象深刻的,是明仁从自己礼服口袋里变戏法般拿出来的几颗巧克力。
当时她正和其他鱼类学家在东京参加学术研讨会。会后,明仁将他们都邀请到东京的皇宫中,举办了一场茶话会。当天明仁还有其他政务要处理,因此他到场时穿的是正式的礼服。“他穿着非常正式的衣服,”拉尔森说道,“然后他突然就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巧克力。他对我们说这些都是皇后的巧克力,但是她好像不大想吃了。所以他就悄悄地把这些巧克力带过来给我们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拉尔森还清晰地记着自己当时惊讶的心情。
理查德·温特波顿博士和明仁在多伦多的一次会面就更有戏剧性了。明仁在2009年访问加拿大时,温特波顿已经和他有了多年的学术上的往来,并已经见过他三次了。当时,已经在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工作了数年的他专门向博物馆馆长提出希望可以邀请明仁来参观博物馆内的鱼类学收藏。但是馆长并不相信明仁作为天皇,竟然会认识他,所以没有采纳温特波顿的建议。随后在多伦多市内举行的欢迎宴会上,明仁却一眼就认出了温特波顿。
“嗨,瑞克!”明仁一边用英语打着招呼一边走向温特波顿,并和他握手。要知道,作为日本的天皇,普通人是不可以随随便便和明仁握手的,更别提明仁主动要求和你握手了。而当时博物馆馆长也在现场,亲眼目睹了明仁和温特波顿之间的熟络。
“那感觉真是太好了。”现在回忆起来,温特波顿依旧难掩自己骄傲的心情。
在各种意义上,明仁都是一位先驱
科学家们自然也知道,他们的这位同僚明仁,不光在虾虎鱼的研究上屡屡开拓创新,作为天皇的他也挑战了许多日本的古制。尤其是和他的父亲裕仁相比,明仁成功地让天皇回到了虚君元首的位置,也认真严肃地反思了日本的战争罪行。
“他是一个真诚的人。”温特波顿博士总结道。他也知道明仁为了改变天皇的形象做出了巨大的努力。
拉尔森博士和豪兹博士都记得明仁在1973年以皇太子的身份访问澳大利亚时,专门参观了一个日本战俘营。位于新南威尔士州考拉的这个战俘营在1944年时曾爆发过大规模的越狱行动,造成4名澳大利亚守卫及231名日本战俘死亡。
“他一直在做着新的尝试。”拉尔森博士说道,“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他都是一位先驱。”
今年春季号的《日本鱼类学杂志》 上将刊登明仁发表的最新一篇论文,研究的内容是京都御苑内的仙洞御所池塘内的两种虾虎鱼的野外杂交个体。仙洞御所是日本传统上退位天皇的居所。现在仙洞御所的建筑早已烧毁,只留下庭院和池塘,明仁在退位后应该也不会在仙洞御所中居住。但是,在他天皇生涯发表的最后一篇学术论文中,明仁专门选择研究退位天皇居所内的虾虎鱼个体,想必不会是一个巧合。说不定这是他学术生涯的告别演出,说不定,这是明仁在暗示自己退位后将重新回到学术研究中的决心。
不过,不论未来怎样,明仁在过去56年的科研生涯以及31年的天皇生涯中都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的确是一名勇敢的开拓者。2019年4月30日,明仁将卸下天皇的重担。接下来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祝福他一切顺利吧。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新世纪支付宝充值登入 菲律宾申博开户 菲律宾申博官网怎么登入 俄罗斯转盘游戏登入 菲律宾申博服务网
蒙古体彩 央視高清 网上威尼斯人网投 申博官网太阳城娱乐网登入 癖Ρ垂网
金花开户平台 亚洲美女荷官登入 澳門永利皇宮水療體驗 澳门威尼斯人头像 现金博彩网登入
申博138体育 壹定發娛樂老虎機登陸 申博开户登入官网 申博亚洲赌场总公司 菲律宾申博线上官网游戏